• 熱點
  • 圖片
  • 科技
  • 娛樂
  • 游戲
  • 體育
  • 汽車
  • 財經
  • 搞笑
  • 軍事
  • 國際
  • 時尚
  • 旅游
  • 探索
  • 育兒
  • 養生
  • 美文
  • 歷史
  • 美食
  • 當前位置: 小蘋果范文網 > 體育 > 正文

    四則,恐怖短篇鬼故事|恐怖短篇鬼故事

    時間:2018-07-12 20:03:09 來源:小蘋果范文網 本文已影響 小蘋果范文網手機站

    豆腐腦

    豆腐腦大家都喝過吧,每個地方的豆腐腦特色都不一致。總體來說,北方喜歡用鹽鹵做成硬一點的呈塊狀,叫豆腐腦。南方愛用石膏制成較軟更加白的,叫豆腐花。

    當然,基本你去全國各地買早餐說句“豆腐腦!”不管是豆腐腦還是豆腐花,小販們都明白。

    有些地方的豆腐腦在里面放很多糖,有的則是放漿,有的則是放肉末。更夸張的放上一排小酥肉,就是干炸里脊,然后再在上面澆上糖醋汁,基本就是糖醋里脊豆腐腦啊。

    河南鄭州作為一個南北交通的中心,這里的豆腐腦向這里的文化一樣充滿了南北文化的交融。不過根據人的個性判斷,這里的文化還是偏北方一點,因為豆腐腦是用鹽鹵做成的成塊的。

    但很有特色的是,如果你在河南這片神奇的土地上說要一碗豆腐腦的話,老板通常都會問你:“甜的、咸的、還是兩摻的。”

    咸的放醬料,甜的放紅糖,兩摻可不是又放醬料又放紅糖,而是用豆腐腦和胡辣湯摻到一起,攪和均勻后再在上面撒上一層濃濃的辣椒油和醋,撒上蔥花后,看起來基本就是紅的白的外加綠的還有褐色的。這樣的喝法在別的地區是很少見的,起碼我很少見。

    在這里說豆腐腦,除了要表達各地美食的特色都在地毯上這個意思以外,還有一個想法就是,這樣的兩摻豆腐腦看起來特別像摔散的腦漿。

    可能有些惡心,但是真的很像,起碼跟我見過的幾次感覺就很相似。

    09年,我的一個濟南的朋友來鄭州找我玩。

    因為接他的路上我嘴欠的給他講關于酒店的鬼故事,所以他打死也不去住酒店。

    無奈之下,我只得為他找了一家日租房公司。日租房絕對是2000年以后的的新興產物,無非就是讓外地游客在休息時找到家一般的感覺。像這種日租房一般都在高檔的小型公寓內,一大居或者一室一廳最佳。而當時做的最有名的日租房就是大石橋廣場了,大家都愛叫他清華園廣場,相信在鄭州居住或者工作過的人都知道這個地方。

    那天為朋友辦理完入住手續后,我便留他一個人在房間休息,我與房主一坐電梯下樓,并且與房主去位于四樓的辦公室交錢。

    當我們走出電梯的時候,突然聽到了“砰!”地一聲巨響。我們趕快把頭伸向了窗戶外面。一個人跳樓了,一個穿著西服的男人跳了下來,他從高空中跳落,落在了三樓的回廊上。

    在廣場的三樓有一個搭起了玻璃罩的回廊,男人穿過了玻璃罩摔在了回廊當中。我們在四樓看去,就像在二樓看到地上有人跳樓一樣清楚。我們清楚的看到了男人跳樓落地后的慘狀。

    那個男人穿著西裝,但是衣襟上已經被鮮血迅速的染紅了,地面上的鮮血擴散成了一灘。男人的骨頭從身體里刺了出來,露在衣服外面。

    最恐怖的就是男人腦袋已經摔開了,鮮血混搭著腦漿,紅的、白的、綠的、還有些褐色的。

    就像、就像……

    “哇塞,腦袋都摔開花了,豆腐腦啊。”房主說道。

    是的,就是豆腐腦。只是我的大腦,不想讓我把這么美味的食物和這殘忍的畫面聯系起來。

    我聽見他接著說:“我回去拿碗,然后來一碗香濃熱乎的豆腐腦,你們覺得怎么樣?”

    周圍的大部分人都哄笑了起來,有的人表示他很惡心,有的顯示出對他殘忍的鄙視,雖然大家都沒有說出口,但是他們的表情出賣了他們。

    就在那天晚上開始,奇怪的事情接連不斷的發生了。

    首先是在當晚的電梯,許多人莫名其妙的發現,所有的電梯停在了三樓。

    其次過了十一點,不少下夜班回家的人回來后,都在電梯中看到了一個穿西裝的男人,他一直站在角落里背對著電梯門。還有很多住戶,莫明的看到了鏡子里出現了一個穿西裝的男人。

    這些只是個別人說的事情,我們作為道聽途說可以不加理會。

    但是下面發生的事情,卻都是我和一些朋友親眼看到的。

    那公寓的隔音效果應該是不錯的,但是那天晚上在大約三點的時候,大部分住戶都被一聲恐懼的呼叫而喊醒。

    然后聽到了,玻璃破碎的聲音和“啪”的一聲。這聲音就好像,好像你拿著一塊肉使勁扔在地上的聲音。

    所有人都醒了,因為他們都想,要是在較為隔音的房子里出現這樣的聲音,那么外面肯定是發生了什么大事情。

    但當有些人在窗外向外望去的時候,卻發現什么也沒發生,后來我曾經專門為此事去考證過幾位朋友,他們住的相隔甚遠,但卻在那天晚上都聽到了這樣的聲音。

    而第二天依然有一些人在互相的打聽,昨晚發生的這一系列驚悚的事情,總之得出一個結論就是這里鬧鬼了。

    那天中午,從濟南來的朋友聽到這些鬼故事,還有經歷了昨晚奇怪的聲音后,又要讓我換地方,非要去我家住。

    無奈之下只好答應,收拾行李和在下樓的時候,朋友一直嘟嘟囔囔的說:“住酒店,你在酒店遇鬼。住公寓,公寓有人跳樓。跟你去唱個歌,還能碰到神秘服務生。吃個羊肉串吧!吃羊肉你嫂子竟然是個秘密。你說說你老鬼,成天身邊太多邪乎事了。我要不是湊巧兩三樣趕上了,我還真以為你要么是胡編亂造,要么是祟神附體了。”

    我聽著他的喋喋不休,帶著他提著行李走到了位于四樓的房東辦公室。在那里站著幾個人,看來都是來等著退房的。我們在門外喊叫著房東的名字,用力的扣著關閉的防盜門,但始終沒有人回答。

    我剛想摸出電話來給房東打電話,旁邊一個人卻給我說,他這是第三次下樓來找房東了,從十點開始打電話就沒人接了。

    我很是疑惑,突然我拉起了朋友快步走下了樓梯,我這次沒有選擇坐電梯。我想要離開這個地方,不僅是因為我下午要與客戶見面。我感受到一股熟悉而又陌生的涼意,在我的背后悄然升起。這種感覺預示著一些事情將要發生,雖然我不知道到底會發生什么。

    這種感覺的成功率是百分之八十以上,這樣的涼意讓我躲過了幾次的災難,也讓我成功的幫助過幾次我的朋友,所以我信任這種感覺。

    我們提著行李快步走下了樓梯,當我們站在大馬路上的時候,我感覺到了無比的輕松與慶幸。我露出了心醉的微笑,朋友則像看精神病人一樣的看著我。我的臉突然僵住了,我慢慢地回過了頭去,更強烈的刺麻感以及寒意告訴我,讓我回頭。

    于是,我想好了一切可能發生的事情,再次回轉頭去……

    自由落體,我看到了一個自由落體在高空中降落而下,“啪”的一聲摔落在地面之上,是一個人。

    現在的他不再是人了,而是一具尸體。尸體已經歪七扭八支離破碎了。腦漿混合在地面上,就像昨天房東說的豆腐腦一樣。

    雖然我已看不清苦主的長相,但我從他的衣著上還是判斷出了他的身份——房東。

    腦漿蠕動著,冒著熱氣的蠕動著,紅的、白的、綠的、還有褐色的。

    后來,我聽到一個處理這個案件的朋友說到過這個事情。

    他說,沒有任何征兆的情況下,房主寫下了一個紙條,然后跳樓自盡了,所以這個案件定性為了自殺。

    字條上的內容讓警方不知所謂,但是我明白,可能昨天在四樓的時候,我周圍的人都知道。

    正是這張紙條令我疑惑不解,卻又恐懼萬分。

    聽朋友說,上面只寫了一行字:

    “豆腐腦好吃嗎?”

    樹精

    佛學里講究萬物皆靈,無論是人還是動物,亦或者一草一木一花,皆有靈性,天地循環。這與道家的相克相生理念是一致的,道家認為有靈性的生靈當它吸收日月之精華,可修煉成仙。這個仙,不是天上的神仙。而是,妖!當然,如果它的行為是好的,人們就會稱其為仙。反之,則是人人喊打的妖精。

    今晚,我就給大家講一個關于妖精的故事。我的家門口有一顆樹,樹的學名我不了解。這種樹到夏季的事會結青色的果實,開杯口大的黃花,枝干粗糙無刺,葉呈心形,頗大。除了在我家鄉,別的地方從未見過。而我家門口這一棵樹,那更是少見的大。四五個大人才能環抱。據我爺爺說,在他小的時候這棵樹就已經這么大了。所以,我也無法猜測這棵樹到底有多年個年頭了。

    家門口有這么大一棵樹,那可真是爽得很,可以蕩秋千不說,還可以吊個網床睡覺。春夏秋冬不管烈日多大,總有塊陰涼的空地給我和小伙伴們玩耍。而大人們則靠在樹下抽水煙筒,打牌,補漁網。

    這個故事就發生在這棵樹身上。故事發生那年夏天,國民經濟善處于發展時期。不像現在一個家庭裝好幾部空調。那些年,能給個風扇吹吹就好了。不對,給個風扇吹我還嫌電費高了。特別是我們小孩子,一熱就鬧。怎么辦?聰明的父親們利用織網的技術編織幾張網床擺在大樹下,把自家小孩子放在上面睡覺。幾個家庭的小孩子湊一起,可熱鬧了。

    父親們看孩子都睡覺之后就回屋里睡覺,并沒有現在那種販賣孩童的事件發生。也是放在那些年民風樸實,若是當今時下,小村莊的風氣也是搖搖欲墜了。我就在這種環境中長大的。小孩在喜歡熱鬧,特別是這么多小孩子湊在一起。小伙伴們都喜歡閉上眼睛裝睡,等父親們回去睡覺之后便偷偷的講悄悄話,或者是靜悄悄的玩捉迷藏。夜晚,靠著月光玩捉迷藏可刺激了,說不準你捉到的會是個什么玩意?

    扯得有點遠了,我們還是來說正事。

    有一天夜晚,我睡到半夜起來尿尿,由于小孩子太多,男女都有,我生性比較靦腆,擇一處較為隱蔽的地方方便。當我尿完之后,迷迷糊糊地看到樹下有一個幼小的身影在動。當時,我的第一想法就是哪個小伙伴也起來撒尿,便沒有太大的注意,畢竟這樣的情況還是經常遇見的。可是我回到自己的網床上躺了好一會,也沒有聽見那個身影回床的聲音。于是我坐起來想看看到底怎么一回事。眼前的情況讓我大吃一驚。

    媽的,有個不認識的小孩子在玩我的小皮球,拋起來又接著,不斷重復著。當時我下意識的不是害怕,而是憤怒。這誰家的小孩子,竟敢玩我的小皮球?而且看他的行為,十有八九是想等我睡著了偷走。我爬起來,喊了一聲:“你誰啊!不準動我的小皮球。”小孩子轉頭見我憤怒地瞪著他,他竟然放下手中的皮球朝我扮了個鬼臉。這可把我氣壞了,我拍醒旁邊的哥哥,指著樹下的小孩子對我哥說:“哥,那個家伙要偷我的皮球。

    “我哥坐起來看了一眼樹下,立馬又躺下了。

    “哥,你起來啊!”我又去拍我哥。

    我哥眼睛也不睜,抬手給了我一巴掌。

    “睡你覺去,別鬧了,樹底下根本沒有人。”我哥生氣道。

    可是,樹底下那小子這會明明還在朝我得意的笑呢。我哥怎么說沒看到?當時我認為哥是懶得起床,所以不想理我,故意說沒看到。求人不如求己。我想起床下去揍那小子。可是我哥卻突然一把把我按住,死活不讓我下床。我哥比我大四歲,力氣比我大多了。我沒轍,只好叫嚷,我哥立馬又是捂嘴巴,又是拍我的頭讓我睡覺。他以為那會認定我就說在胡鬧。

    我掙扎要起來,可是突然被遠處的一聲雞鳴給嚇住了。夜晚的村莊是異常的安靜,公雞報曉的第一聲時辰一般為4點多到5點這樣。我從沒覺得那啼叫聲竟然如此之大,一下被叫蒙了。接著四處的公雞跟著啼叫 。

    等我回過神來,樹下的那小子竟然不見了。皮球我睡覺之前是放在樹底下的,現在已經不見了。這個時候我開始害怕了,也許是因為那聲公雞的啼叫。反正我是感到一股寒意。我趕緊躺下來,用被子蒙過頭頂,在忐忑中迷糊入睡,再次醒來已經天亮。我剛起來就被我哥一頓胖揍,說我晚上吵了他老人家的好夢。可是,我卻不認為昨晚的事情是假的,是我在做夢。

    因為當我穿鞋的時候,皮球穩穩當當擺在我的鞋上面。如果不是故意為之,球根本無法放在鞋面上。可是,我向我哥辯解,他卻以我在夢游為由打發我。我那時候小,雖然單純但是不傻。雖然不知道夢游是怎么一回事,但是這樣真實的事情無法騙自己,我甚至又去我撒尿的地方驗證了一下那泡尿的痕跡,果然有在。

    后來,我把這件事告訴我爸,我爸相信了我哥的話,認為我在說傻話。但是,有一個人相信了。這個人就是堪輿先生。當時說這件事的時候,堪輿先生在和我爸吃酒。堪輿先生自從畫中人事件之后成了村中令人敬佩的大人物。但也是由于這一件事,他倆感情倒是越來越好,經常在我家喝酒。那天晚上也是在吃飯的時候,我跟我爸說這件事的時候,堪輿先生正好聽到了。不得不說,我是個從小就心機很重的人,挑在這個時候說是故意讓堪輿先生聽到的。在我的心中,堪輿先生是個無所不能,無所不知的高人。所以,如同他同意我說的,那我就可以反將我哥一軍,不為別的,就為這個。

    堪輿先生聽了我的話之后,先是看了看我,又拿起我的手看了看掌心。隨即他對我爸說:“小幺的命有點輕,容易看到臟東西,你抽個時候帶他去問問瞎子朝有沒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。”

    我爸聽堪輿先生這一說,也慌了。忙問:“哥,你看不出來嗎?”

    “算命這門我沒學通,瞎子朝通了,你找他問問最為穩當。”堪輿先生謙虛道。

    “沒什么大事吧?”我爸心虛道。

    “沒啥大事,注定點就好了。不過,這小子剛才說的應該是真事。”堪輿先生看著我微笑道。

    “真事啊?”我爸真慌了,聽了之后立馬站了起來。

    “如果我沒看錯,應該是個樹精。不過,看它的意思也沒有害人,不過還是趕走了好,免得嚇壞了其他的小孩子。可是.......”

    “可是什么?”

    “你出來看看。”堪輿先生把我把帶到門口,指著那棵樹道。

    “這棵樹少說也有千百年了,花花草草都是有靈性的,這棵樹這么老了,你想得吸收多少日月精華?這棵樹已然成了精,他說的那個小孩就是這棵樹的精魂。”堪輿先生又指著我道。

    “如果我們把這個樹精趕走之后,這棵樹便沒有了靈魂,沒有了靈魂,樹很快就會枯萎。你最好和村里人商量一下,畢竟趕走它可是個大工程。”

    “你的意思是要砍掉這棵大樹。”我爸還真聰明,立馬就想到了。

    “沒錯!沒有了棲身之地,它自然會去找其他的樹棲身,這樣就嚇不到他們了。”

    我爸當晚就和父親們商量,最后一致決定砍掉這棵大樹。畢竟家門口有個樹精,聽起來就怪駭人的。晚上,我沒有再到樹下睡覺。

    第二天,父親們開始砍伐樹干,清理樹枝樹葉。

    第三天,父親們逐漸清理砍掉部分的樹干。

    第四天,依舊是砍伐樹干。

    .........

    直到半個月后的一天早上,堪輿先生忽然來到。

    他抬頭看了看太陽,伸手入口袋掏出七枚鐵釘。走到樹底下,他用鐵錘將七枚粗大的鐵釘按照北斗七星的陣列打入樹干。他每釘入一根釘,我便聽到一陣哭聲。一陣比一陣大。我問我哥,”你聽到有人哭嗎?”我哥狠狠地瞪了我一眼,卻沒有再說我胡鬧。當最后一枚鐵釘全部沒入樹干之后,哭聲嘎然而止。

    這個時候,詭異的事情發生了。七枚鐵釘的位置慢慢地滲出鮮紅的液體,順著樹干流到地下,場面甚是駭人,起初還懷疑是否真有樹精的人對此事確信無疑了。堪輿先生又開始發話,“從地下量起七七四十九寸的地方砍斷。”又是刀又是斧頭的,還是砍到第二天傍晚才將樹徹底砍斷。眾人拉扯綁在樹干頂上的繩索,男女老少全部上陣,千年大樹轟然倒下。我們圍在大樹四周想看看這個樹精到底是個什么樣的東西。堪輿先生說過,這個東西傷不了人。但是,我們也不能傷了它,不然它和我們沒完。當我們滿懷希望觀望,以為是個好東西的時候,結果卻看到只普通大小的瘌蛤蟆穩穩當當地趴在樹干的中心。好不稀奇的東西。

    瘌蛤蟆仿佛從睡夢中醒來,他扭轉著腦袋看著我們。忽然一下子蹦到我的面前,把我嚇了一跳。我害怕,后退兩步摔倒在地上。接著,它轉過身,又一下又一下地朝遠處蹦過去。好像它是故意讓我出糗的。我沒有追趕,也不知道它到底去哪里。只聽到一些跟過去的伙伴說:”它跳著跳著就消失不見了。“

    那天夜里,我夢見了瘌蛤蟆,好多好多癩蛤蟆。

    作弊

    “林文,你真的要用這個方法嗎?”

    “馬上就要考試了,我可不想考砸,你也不是不知道這次考試非常重要。”

    “可是……”

    “行了,別說了。今晚我就去,你不用擔心了。”

    林文有些不耐煩地打斷張生的話。他是一個懶人,不喜歡學習。馬上要考試了,他卻什么都不會。最近林文聽說了一個方法,那就是拜托鬼幫忙。

    午夜十二點,林文按照那個辦法,先是燒了一大堆紙錢,之后站起來圍著墳墓轉了三圈,最后用刀割破手指將血滴在墓碑上。

    滴過血的地方冒出幾縷青煙,然后從墳墓中伸出一只干枯的手來。

    “是你召喚我?”沙啞的聲音從墳墓中傳來。

    林文嚇得后退了幾步,顫顫巍巍地說著:“是,紙錢已經燒給你了,你、你是不是可以幫幫我?”

    從墳墓中傳來一陣笑聲,那鬼繼續開口道:“可以,你要我幫什么忙?”

    這會兒林文心里只想著要考高分,便說道:“我要你把書里的所有東西都裝到我腦子里!”

    “好。”

    墳墓里沒了動靜,林文也十分開心地回了寢室,等待著考試和高分的到來。

    考試那一天的早上,張生朝床上躺著的林文喊道:“林文,該醒了,馬上考試了。”

    可是林文沒有動,整個身體埋在被子里。見林文沒有反應,張生便走過去掀開了林文的被子,然后就被眼前的一幕嚇得差點兒暈了過去。

    床上的林文四肢扭曲,腦漿混合著鮮血一起流了出來——他的腦袋被一大堆紙團漲裂了,旁邊還扔著被撕得只剩下封皮的書……

    單身公寓

    我搬來這個公寓已經二年了,身體沒有任何的不適,精神也越來越好。

    兩年前我跟相戀七年的男友分手了,原因是他另結新歡。只用了“分手”兩字就打發了我七年的感情付出。我承受不住這樣大的打擊,便想自殺。后來迫于父母的苦苦哀求,我只好答應。

    但是,我是再也不愿待在那座充滿痛苦回憶的城市里了。

    于是,我便來到了這里,租了這個被人稱為鬼屋的單身女公寓。當初要租這個房子的時候,連房主都勸我要不要考慮一下別的屋子,并且告訴我這個屋子里曾經死過一個被拋棄后上吊死了的女人。

    “呵呵”,被拋棄嗎?我當時抬頭看了看確實有點陰森的屋頂,若是真的有鬼,說不定我們能成為好朋友呢,畢竟同時天涯被棄人。

    就這樣我以極底的價格住進了這個漂亮又處處充滿詭異的房子。從住進來開始,房子里的風格我從沒有改過,因為這也正是我喜歡的風格,溫馨雅致,給人家的感覺。

    “叮鈴鈴……”門鈴響起,一定是張孟來了,我打開門,果然是,他正一手抱著鮮花,一手拿著戒指跪在門口向我求婚。我微微回頭看了眼身后床頭上的玻璃瓶,那里面靜靜地躺著兩個精美的求婚戒指。

    我回過頭來,臉上掛著標準的微笑,接過戒指跟花,客氣的將他請進屋來。

    等他坐下后,我緩緩的走到他的面前,用手摸向他的腦袋,冰涼的手指接觸到他的頭皮的時候,我明顯感覺到他忍不住發抖了。我今天的行為太詭異,當他再次抬頭看到我嗜血的表情跟詭異的笑容時,終于大叫一聲,然后逃跑了。

    第二天,張孟在家自殺了。我將昨天他送給我的戒指隨手放進了床頭上的玻璃瓶。

    這已經是第三個了。三十歲的我雖然勉強還算是風韻猶存,但是絕對比不上那些二十多歲比花還要嬌媚的小姑娘。之所以來追求我,怕是都看上了我父母龐大的財富,可是我又豈是那么好騙的。

    搬來這邊住后,自從第一個向我求婚的人離奇的死了,而后發現他求婚只是為了我的錢后。

    我就覺得這里面一定有聯系。所以每次有人追求我,我都會讓他到我的單身公寓來求婚。

    然后他們都得到了報應,除了李毅。想到這,我不由的緊緊握了握手中的另一枚戒指,這是李毅送給我的。

    李毅長得高大帥氣,而且他竟然沒有受到詛咒,難道他就是我的真愛,想到這里,我的臉紅了紅。

    晚上,我將李毅請到家里來,做了滿桌子的飯菜,想增進一下我們的感情,雖然我答應了他的求婚,但是,畢竟才認識不到二個月。

    晚飯進行到一半,我們有說有笑,聊的頗為投機。我越發的喜歡這個帥氣的男人。忍不住對他犯起了花癡。

    可是,這是怎么回事,我看到他的眼睛慢慢的流出血來,而且血流越多!我是出現幻覺了嗎?使勁揉了揉眼睛,這下更嚴重了,向泉眼一樣突突的冒血,然后眼珠子咕嚕滾了出來,可是李毅還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樣,繼續吃菜,將流到嘴里的東西也一并吃了。

    這時我才發現李毅后面站著一個女人,脖子上有深深的嘞痕。蒼白的手撫摸著李毅的腦袋,眼睛也死死的盯著他。我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    第二天醒來,屋子前所未有的明亮空曠。昨天的事情好像從來都沒有發生過。直到我看到地板上的一張照片,相片上的兩個人笑的明媚燦爛。但還是讓我倒吸一口氣,這兩人正是李毅跟昨天出現的女人……

    完..

    四則 恐怖短篇鬼故事

    • 生活居家
    • 情感人生
    • 社會財經
    • 文化
    • 職場
    • 教育
    • 電腦上網
    45棋牌游戏